商洛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风恋泣昭红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08:23 编辑:笔名

一  寒冬腊月。一场纷飞的大雪覆盖了都城长安。雪后,阳光初绽,万物素裹银装。此时,南安候刘莯府邸的一间闺房内,一位妙龄少女正在抚琴,一个婢女站在她的身边。抚琴的小姐正是刘莯的女儿刘昭红,今年芳龄二八、尚待字闺中。那刘莯虽然妻妾成群,公子众多,可是却只有刘昭红这么一个女儿,自然也当掌上明珠一样。  一曲完毕,秀眉微蹙的刘昭红轻轻叹息了一声,看了看窗外的庭院,吟道:“凝雪园深孤影斜,傲笑千树梨花开。昨日一别情似海,盼君何日复归来?”  “小姐,你是不是又想卫公子了?唉,这个卫公子也真是的,去了这么多日子了,连个音讯也没有。奴婢看来,八成是他早已经将小姐给忘记了。”婢女小莲看着刘红昭不展的愁容说。  “不许胡说,卫公子不是这种人。”刘昭红脱口而出,随即脸上一片绯红。  “嘻嘻,看来小姐真是对卫公子动了真情。依奴婢说,卫公子有乐毅之能,小姐有西施之貌,正所谓‘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小姐何不先跟夫人说明,再让夫人与老爷提起,成就小姐与卫公子的姻缘呢?”  “呸,又胡说了。我一个女孩家,如何能开口跟夫人提‘姻缘’二字,还不让人笑话?再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终身大事又岂是我能做得了主呢?”刘红昭幽幽叹道。  “那就让卫公子主动跟老爷和夫人提亲。”小莲倒是快人快语。  “唉,还不知道卫公子的心里有没有我呢?算了,不说了,我累了,要休息了。”刘昭红说完,站起身来,在小莲的服侍下上床休息了。  卫公子名叫卫迁,是南安候刘莯同父异母的妹妹之子。卫迁的父亲早年从军,在抵御外族入侵的战役中身亡,家道随即败落。卫迁的母亲只好带着幼子投奔刘莯。刘莯根本就看不起这个庶出的妹妹,虽然收留了他们母子,但却视为下人一般。卫迁年龄再大一些后,他的母亲也亡故了,孤身一人更是备受冷落,只落得个为侯府少爷伴读的身份。好在卫迁非常聪明好学,在伴读时,不但经史子集全都学成了,而且还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卫迁年长刘昭红两岁。那刘昭红虽然是千金小姐,但由于小时候也曾经和公子少爷们一起学习,自然和卫迁熟识。卫迁的好学和才干,虽然其他人看不起,但是她却另眼相看,以至于竟然暗生情愫。那卫迁也是个聪明人,自然对刘昭红也是有情有义。只不过碍于世俗,俩人都把深情埋藏在心底。刘昭红长大后,由于受到当时“男女授受不亲”的影响,因此二人也就见得少了,但是依然难以忘记对方。  就在三个月前,北方的胡族人大举入侵。卫迁由于学武已成,便受刘莯举荐,谋了一个校尉的差事,跟随朝廷大军,驻守边关玉门关去了。卫迁这一走,从此就音讯皆无。只可怜小姐刘昭红整日相思,愁眉不展。除了贴身婢女小莲知道她的心事,其他人全都不知。    二  这一天,刘昭红正在闺房内懒洋洋地拿着一本诗书的竹简看。其实,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书里,而是在遥远的北方。  这时,小莲兴冲冲地跑了进来:“小姐,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是爹爹又娶新夫人了吗?这与我可没关系。”刘昭红心不在焉地说。  “小姐,你想哪去了!是胡人退兵了。我方才听跟随老爷上朝的人说,由于天寒地冻,胡人粮草不济,因此从玉门关退兵了,我们胜利了。”  “是吗?你没听错吗?”刘昭红立刻兴奋起来。因为胡人真要是退兵了,也就意味着卫迁可以回来了。  “当然是真的。我还听说,因为这次抵御胡人有功,所有戍边将士们都要官升一级呢。”  “那卫迁什么时候回来?”刘昭红说完,自觉唐突,脸又红了。  “嘻嘻,小姐,想他了,是吧?你放心,卫公子马上就回来了。这次,卫公子是立了大功的,说不定也会当大官了,兴许老爷夫人一高兴,就会答应将小姐嫁给卫公子的。”  “嫁什么嫁的,这个小蹄子,又乱说了,多不好意思,看我不打烂你的嘴。”刘昭红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比蜜还要甜。  在刘昭红朝思夜盼之中,卫迁终于回来了。  南安候刘莯在府中摆了一桌酒宴,犒劳卫迁。卫迁是他举荐的,这次立了功,他脸上也有光。参加酒宴的人都是各房夫人和公子少爷。至于小姐刘昭红,还是秉承着“大家闺秀不能抛头露面”的礼法,被拒绝参加。刘昭红非常失望,可是也无可奈何,她只能让小莲来来回回打听消息。  家宴一直到深夜才结束,刘昭红也一直等到深夜还独坐闺房,并未睡眠。  “小姐,卫公子来了。”小莲轻手轻脚地将卫迁带入刘昭红的闺房后,便知趣地掩门离开了。  “表妹,你还好吗?”卫迁还像往常那样情深似海地问。  “我还好。表哥,你在边关受苦了吧?”刘红昭说起来还是那么轻声细语。  “边关是清苦一些,但毕竟可以为国效力。这次抵抗胡人,将士们的热情都非常高,个个奋勇杀敌。要不然的话,边关恐怕早就被攻破了,也不可能坚持到胡人退兵。”  “那你受伤没有?”刘昭红急切地问。  “我没有。但我身边,还是有很多将士为国捐躯,再也回不来了。”卫迁说完,眼中有些湿润。  “唉,为什么要有战争呢?大家和平相处不很好吗?”刘昭红听后,黯然神伤地说。  “算了,表妹,不谈这些了。我这次回来,皇上论功行赏,我官升一级,现在是偏将了。”卫迁转移话题说。  “偏将官大吗?”刘昭红急急问道。在她心里,她多么希望卫迁能得到一个大官,这样就可以按照“门当户对”的等级观念迎娶自己了。  “偏将在军队中,还是属于中下级军官,官并不大。”  “唉。”刘昭红失望极了。  “表妹,你放心。我这次回来后,马上还要回边关去。我要继续杀敌立功。等我当上了真正的将军,一定风风光光回来迎娶你。”卫迁目光炯炯地说。  “我等着你。”刘昭红听后,闪着盈满晶莹泪花的大眼睛,深情地说。她此时心里已经激动万分了。  这一夜,二人说了很多缠绵的话。尽管春心萌动,但始终未敢越雷池一步。  三天后,卫迁便收拾行装,告别了所有人,又赶赴边关去了。    三  几个月后,边关再度告急。  胡人为了报上次玉门关被阻退兵之仇,重新集结十多万大军,并以为骁勇善战的胡人北戎王的八万铁骑为先锋,又来攻打玉门关。一时间,朝廷上下人心惶惶。  朝廷之上,主战派和议和派争论不休。以南安候刘莯为代表的主战派占据了上风。皇帝采纳了刘莯的建议,调集大军前往边关迎敌。可是轮到让谁挂帅,却犯了难。真是朝中无大将,人人都谈胡人色变。皇帝无奈,只好派已经不再年轻的刘莯为统帅,领兵出征了。  刘莯走后,昔日门庭若市的南安候府门前立刻冷落鞍马稀了。整个侯府也少了欢乐,变得非常清冷。侯府上下都在为刘莯担心。可是谁都不知道刘昭红的心思,除了担忧父亲之外,还格外牵挂心上人的安危。刘昭红为了排解忧闷,只好终日抚琴低唱,那眼中的泪珠儿也不知道流了多少。  刘莯一走,又是两个月没有音讯。  这一天,门前突然一匹快马飞驰而来。刚到门前,就见疲惫不堪、衣衫不整的卫迁从马上滚落下来。  卫迁从边关回来了,老爷有消息了。这立刻惊动了整个南安候。府中所有人都出来了,就连刘昭红也不顾“大门不出,二门不进”传统理念,在小莲的陪同下跑了出来。  卫迁带来的消息竟然如同惊雷一般:“老爷的大军中了胡人的埋伏,损失惨重,现被北戎王围困在玉门关。老爷特意让我杀出重围,前来朝廷求援。如果援兵晚了,恐怕性命不保。我还要马上觐见皇上,请求速发救兵。我这是先来府中送信。”  卫迁随后又匆匆骑马走了。  整个侯府立刻陷入一片恐慌之中,每个人的心情都担忧到了极点。老爷刘莯是南安侯府的支柱,如果支柱塌了,候府也就垮了。  可是噩梦还在延续。  卫迁向皇上请求援兵,可是朝廷上下竟然无人肯带兵救援玉门关。此时,议和派又开始占据上风,一个劲地向皇上鼓吹要和胡人议和。就在皇上举棋不定之际,边关再度传来消息:“玉门关被胡人攻破了,我军全军覆没,南安候刘莯也被北戎王俘虏了。北戎王扬言,要一直打到长安。”  面对强敌的威胁,皇帝吓破了胆,终在议和派地怂恿下,派出使团和胡人议和。  北戎王的议和条件很简单:“割让土地、赔偿银帛,另外要公主和亲。如果答应了,立即放回刘莯,退兵玉门关;如不答应,先杀刘莯,然后挥军南下,血洗长安。”  懦弱的皇帝屈服了。割地、赔银之事倒也简单,可是公主和亲一事却犯了难:皇家的公主,金枝玉叶一般,谁肯舍得远嫁荒蛮之地?  这时,有大臣建议皇帝,可选一个皇帝宗室之女替代公主,远嫁胡人。皇帝大喜,于是征询所有宗室王侯,可是谁也不忍心送自己的女儿入虎穴。这可怎么办?当即又有小人向皇帝进谗言:“南安候刘莯有女名叫刘昭红,正好二八年纪,还未出嫁,何不征召此女替代公主和亲,也好换回其父。这样,既退了胡人之兵,又尽了以女换父的孝道,岂不两全其美?”  皇帝应允了,立刻派太监前往南安候府传旨,册封刘昭红为和亲公主,三日后启程前往玉门关。如若违抗,满门抄斩。  刘昭红闻讯,哭得死去活来。南安候府也传出一片凄切的哭声。如今,老爷刘莯生死未卜,小姐又要去和亲。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所有人都崩溃了。  刘昭红想过死,可是又不忍心满门老幼都被抄斩,何况父亲还在胡人手中当人质;如果不死,那么就必须北去玉门关和亲,恐怕一辈子都难以生还。自己虽然不愿意去,可是圣旨已下,身不由己。俗话说:“君命难为”,她一个弱女子又如何敢违抗呢?  就在刘昭红以泪洗面的第二天,卫迁来了。  “表哥,我该怎么办?”刘昭红一下扑到卫迁怀中,声泪俱下地问。  卫迁轻抚她的秀发,默默无语,脸上依稀可见两行清泪的痕迹,还未曾擦干。  “表哥,你带我走吧,去哪都行。”刘昭红抬起脸,殷切地看着卫迁。  卫迁痛苦地垂下了头。  “表妹,我不能带你走。圣命难违,我们要是走了,全家人都活不了,而且老爷也会被胡人杀死的。更何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又能逃到哪里呢?”  “那我该怎么办?”刘昭红绝望了。  “表妹,只好先委屈你了,先去玉门关和亲,换回老爷和全家人的性命。然后,我就算拼上一死,也要把你接回来。”  “表哥,你说话可算数?”  “我卫迁如若食言,当五雷轰顶,不得好死!”卫迁当即发誓。  刘昭红连忙掩住了卫迁的嘴。  “表哥,我相信你。你一定会接我回长安的。”刘昭红释怀了,也欣慰了。只要有表哥这句誓言,就算胡人那边是龙潭虎穴,她也不怕。    四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刘昭红穿上了皇帝准备的大红喜装,坐上了专门为公主出嫁使用的凤轿,在一队御林军的护送下,离开了长安城。卫迁成为了护送公主和亲的将军。当然,这是刘昭红特意向皇帝请旨的。她的心意很明显,就是想和卫迁多相处一段时间。皇帝很痛快地答应了,毕竟能因和亲而使胡人退兵,从而保住他的性命和龙椅才是大事,至于谁当护送的将军,跟他却没有太大关系。  除了南安候府的人外,再没有一个人送别。皇帝和那些大臣早就歌舞升平去了。他们认为,只要和亲公主一走,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和亲队伍一路北行,黄沙漫漫。天气逐渐转冷,人心也倍感凄凉。卫迁始终守候在刘昭红的凤轿旁,寸步不离。刘昭红偶尔掀开轿帘一角,望着卫迁日益清瘦的身影,眼泪就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女和亲,换父还,两眼欲哭泪已干。可怜妹身北去日,君王春宵在长安。从此一别两地苦,愿君把妹记心间。”  声声琴瑟,句句泪洒,既流在玉手拨弦之上,也滴在卫迁伤痛的心中。  越往北行,人烟越稀少。接近玉门关时,所过村镇已经全都是满目的疮痍和遍地的白骨了,足见战争的残酷和无情。刘昭红看在眼里,痛在心头,想想父亲如今还被羁押在胡人大营受苦,不由得又是两行清泪似泉流。  终于,和亲队伍到了已经是城垣残破不堪并且早已被胡人洗劫一空的玉门关。  因为割地、赔银一事早就完成了,所以胡人大军就等和亲公主一到,就可以退兵了。北戎王见到和亲队伍,如约放出刘莯,使归长安。刘莯看到和亲公主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不由得老泪纵横,心如刀绞。可是胡人兵将如狼似虎,生生夺了刘昭红的凤轿,就拥进了大营。刘莯和卫迁都被挡在营外,不让进去。飘凌的凤轿就如同一叶沉浮的扁舟,在胡人兵将的惊涛恶浪中渐渐淹没,变得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胡人大军从玉门关退兵了。刘莯在卫迁的陪伴下回到了长安。由于出师兵败和佞臣进谗,刘莯被罢免了南安候,成为了庶人,并且全家也被撵出了长安,东迁洛阳。刘莯和夫人因为悲女心焦,再加上年岁已高,走到潼关就双双一病不起,数日竟先后病亡。刘莯一死,那些妻妾和奴仆立刻如树倒猢狲散一般,席卷了全部金银细软,四散而走了。,只剩下卫迁一个人,孤零零地护送刘莯夫妇的灵柩回原籍安葬。 共 830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腹腔镜治疗精索静脉曲张的特点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