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连氏家族四代人的政治命运

发布时间:2019-05-14 19:34:16 编辑:笔名

连氏家族四代人的政治命运

1964 年,连震东(左二)的独子连战(右二)与方举行结婚典礼,时任台“行政院长”严家淦(左一)前来道贺。

连横于1912 年(民国元年)赴大陆前与家人的合影。右起次女春台、连横、夫人及三女秋汉、长女夏甸、子震东。

连战(2004-年)。

子弹在飞

——连氏家族的政治命运

连氏家族的四代人,一直没能摆脱子弹的困扰。连横生长在台湾沦陷的日治时期,家国情怀一直挹于怀。连震东见证了台湾光复,但在台湾岛内冲突事件“二二八”中的表现,一直受到争议。连战本人经历了从威权到民主的转捩,但“3·19”的两颗子弹,至今成谜。当台湾成为“亚洲民主的灯塔”,连胜文却又在选举场合受到凶嫌赤裸裸的致命袭击。连氏家族的命运,与台湾同步,也成为大时代主题切换的缩影

本刊特约撰稿/韩福东

遇袭时,连胜文刚刚度过自己的40岁生日。

四年前,北京饭店一楼咖啡厅,笔者问连胜文:“在参政问题上,你是否征求了父母的意见?”他回答说:“我爸妈一直都反对,一直反对到现在。我父母反对我从事政治,所以也希望不要跟媒体有太多的接触。现在我在时间允许之内从事党务工作,但公职恐怕40岁之前就不要想了。我不想,我爸妈更不会同意。”

当时,正是届国共论坛召开之际,连胜文的父亲连战带队穿越两岸凝结了60年的坚冰,为其政治生涯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刚刚从政不久的连胜文,也已是岛内的政治明星,国民党年轻的中常委。

北京饭店,是此届国共论坛的会场所在地,也是与会嘉宾下榻的地方。论坛间隙,连胜文常常走出会场,配合拥堵过来的媒体,见招拆招,回应各式问题,绝不打太极。在咖啡厅接受笔者专访时,也无任何顾忌,甚至笔者用“太子党”来标签,也不必担心会触怒他。当然也还可以谈他那时炒得正热的绯闻。连胜文绝无架子,对笔者以“兄”相称,相互抱拳作揖,勾肩搭背,俨然是一个在选举文化中浸淫很深的大内高手。

笔者抛给连胜文的一个专访问题是:你对40岁后的个公职有什么期许?他回答说:“36岁谈40岁,就像我们还没到火星上,就谈火星的事情。”在2006年,对意气风发的连胜文而言,遭遇枪袭险些殒命的命运的确就像火星上发生的事情一样遥远。他那时更愿意谈“3·19”枪击案,认为这个案件从头到尾“是假的”,这激发他从政的愿望。“民主真正走上正轨是不会这样搞的——谁想到还会给两颗子弹呢?开玩笑!”

但对“政治黑暗”有着切身体验的连胜文,还是延续了父亲的履迹,从政,且在40岁之前担任了公职。这个家族本身就有从政的DNA,如果说撰写《台湾通史》的曾祖父连横,奠定了关切家国命运的书生论政基础,祖父连震东则学而优从仕,官至“内政部长”,开启了连家飞黄腾达的门扉。连战身为台湾四大公子之一,进一步将这个家族的政治事业发扬光大,但在选举政治中,也留下终身难以抚平的遗憾。

子弹在飞,这是台湾政坛诡谲的图景。6年前“3·19”枪击案的两颗子弹,被蓝营认为改变了选举结果和台湾走向,让连战与宋楚瑜的黄金组合只能留下一声叹息。6年后,同样是在选举前夜,子弹已从擦过肚皮升级到直击头颅。

[1][2][3][4]下一页

3d打印服务
磁性软门帘
波纹补偿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