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中国移动的自我革命就是个伪命题

2019-03-07 21:02:34

文 / 西山竹语前几天,科技杂谈刊登了宁宇的一篇文章《中国移动:要做好4G,必须自我革命》(以下简称宁宇文章)。宁宇文章认为,在4G时代,中国移动不得不变,

中国移动的自我革命就是个伪命题

而且“必须要变,不自己革自己的命,就会把命丢在别人手里”。是的,对中国移动来说,4G的到来就如同久旱来甘雨,枯木又逢春,那种饥渴了很久,期盼了很久,急于咸鱼翻身大跃进的心态可以理解!但显然,要做好4G这篇文章,单单依靠中国移动的自我革命,无异于刻舟求剑,缘木求鱼。针对宁宇文章中提出的中国移动面临的系统性问题,且听我庖丁解牛,逐一展开,看看所谓中国移动的4G革命,必是伪命题!行业:从来就是反动派历史已经证明,一个公司如果处于行业的位置,他一定会成为这个行业转型发展实现突破的“反动派”。

残酷的现实是,即使在国家各种折腾下,中国移动还是“不争气“地保持着的位置——无论用户规模,还是利润规模。尽管中国移动“快人一步”上马4G,但这并不代表中国移动就成了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而在2013年。由中国移动主动挑起的收费OTT之争,早已经证明中国移动是彻头彻尾的“反动派”。毫无疑问,移动互联是先进的生产力——但在推动这一生产力的进步上,可以看看中国移动做了什么?飞信夭折、收费、流量经营没有进展……更为要命的是,拥有7亿用户的中国移动,让大量用户至今仍困身于龟速的2G络,限制和约束了移动互联用户的体验和发展。四协同,历经5年,恐怕只有中国移动的用户自己能够体味,到底协同的效果如何?结构性问题:自己不可能有解宁宇文章指出,中国移动所面临的首要的结构性问题是“利润持续增长”。确实,这个问题是悬在中国移动头上,也是三大运营商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手持这把剑的是国资委。国资委给中国移动系上的铃铛,有谁会认为中国移动自己能够解铃吗?这个可能相当渺茫,更大的可能是,铃铛越系越紧。因为,利润增长这个几乎能够压断中国移动这头大象(很抱歉,原本想把它比喻为骆驼,可惜我并不认为,中国移动有这么好的持久力)的稻草,已经越来越沉重。中国移动手里的4000亿现金,让很多人惋惜不止。不了解体制规则的人们,都在破口大骂中国移动是个守财奴,不懂得经营与投资。其实,这个词有点抬举中国移动了,有钱的中国移动充其量只是一头肥猪——有太多的人在盯着这块肥肉,垂涎不止。

中国移动的员工也曾希望,公司能够有像中国电信那样,出台内部的创业计划!即使,中国移动受到国有资产投资管理的体制约束,超过2000万的投资就需要报备国资委,这一栅栏无法穿越,因此不能投资互联公司。然而,即使这样内部的突破,因为种种原因,也始终只能成为员工梦中的泡影,难成现实。4G革命,换思想比换络更重要曾经有个笑话,说中国移动总部某级别管理者去省公司,酒后,省公司的人怒斥总部的KPI之变态,结果管理者反击说:你们更变态,因为这么变态的KPI你们都能完成!是的,无论如何变态,中国移动从上到下都早已习惯了“完成”。中国移动已经习惯于躺在成熟的KPI指挥棒下,上下起舞。因为这样的指挥棒,可以让各级管理者“没有完不成的任务”,而中国移动也早已经习惯,甚至满意于自己视之为珍宝的各种流程和制度。中国移动上上下下挣扎着,坚守着,外人恐怕难以想象这种精神上的无形压力。终于,TD技术成熟了;4G也来了。可是,此时此刻,中国移动却发现,从上到下,中国移动人需要换思想了,无论是管理思想还是业绩思想,但是早从2009年开始,中国移动已经成了一个没有合作伙伴的公司,谁来帮中国移动换思想呢?4G时代的中国移动,不得不变,必须要变——但是,基本没有可能依靠自己革自己的命,就能实现转变。除非,你见过能揪着自己的头发,就把自己提起来的人!

本文首发公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