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妖孽蛇王的宠儿

发布时间:2019-06-25 13:47:33 编辑:笔名

“啊!”蓝弈宸痛呼一声,他猝不及防,没法躲开,那团浓重的绿色雾气几乎全部被他吸了进去,顿时,只觉一团火热的刺痛从喉咙往丹田小腹直冲而下,烧得他五脏六腑都为之剧痛,那热流更是窜上了脑海,整个人头晕目眩,几乎无法站立。若放在一般高手身上,此刻中了八角大王这阴险无比的剧毒,肯定早已身死。但是蓝弈宸毕竟不是寻常高手,当此之时依旧没有彻底乱了方寸。他运起的内力,勉强压住那股剧毒之痛,翻身一跃直往谷口方向退了十余丈,然后立马盘腿而坐,用内力压制毒性的发作。“嗯,中了‘焚火之毒’竟然还有力气,你倒是令本大王大为惊喜啊。越是你这般的高手,本王吃了越会功力大增,嘿嘿,你就乖乖等死吧!”章鱼怪先是意外,随后却是哈哈大笑道。蓝弈宸咬牙抬眼看去,只见八角大王那八只触手此刻却都已经萎缩。微微思索,他喘息着冷笑道:“你又如何,这一击之后想必也是元气大伤,否则早就扑了上来,何必说这些废话!”那八角大王一愣,继而阴笑道:“不错,这‘焚火之毒‘乃是本大王的保命手段,一击之后,至少一个时辰里不能运功。但是你呢,中了我这焚火之毒,纵然内力高强也撑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等本王恢复,你早就死了!”蓝弈宸无言,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体内这股犹如烈火一般焚烧着五脏六腑的剧毒,的确不是自己能够解决,而且自己还不能离开,一旦走动,那么就再没力气压制,很可能走不出十步便会毒发身亡!这该如何是好!难道他今日真要死于此地,成为这万恶妖兽的食物?在这深山密林之中,尤其是这片山谷如此隐蔽,想要等到夜麟他们前来营救根本不太可能,如果他猜得没错,他们正赶往刚才发出巨响的另一个地方。而且,即使现在他们赶来,恐怕也解不了他所中的“焚火之毒”。想到这里,他这才记起自己身上还有一支信号箭。不管怎样,就算是死他也绝不愿意沦为这恶心怪物的食物!于是,他咬牙忍着五脏六腑的剧痛,颤抖着双手放出了信号箭,然后又立马运足内力压制毒性。“大人……”之前受了重伤还清醒着的几名侍卫纷纷爬着来到了蓝弈宸的身旁,担忧地唤道。“如果你们……坚持到陛下和娘娘他们赶来,替我……转告一声……我蓝弈宸……很荣幸……结识二位!”蓝弈宸闭着眼强忍着体内的剧痛和气息的不畅,艰难地开口说道。听说人在将死之际一生的过往会在脑海里逐一浮现,可是,为何他的脑海里闪现的却只有那一个人的容颜和身影?呵呵……之前一直不愿承认,现在看来,他对她的情感竟真的已经深刻到了这般地步?“不用转告了,还有什么遗言直接告诉朕吧!”就在蓝弈宸心痛和不舍之际,一个熟悉的冰冷嗓音由远而近飞速地靠近而来。“是谁,谁在说话?!”八角大王又惊又怒,心里莫名地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来。“陛下!”“陛下!”在场还有口气儿的人全都激动不已地喊道,蓝弈宸也猛地睁开了眼睛,心底莫名的欣喜。他没想到自己死前还能看他们一眼,是上苍听见了他的祈祷吗?“怎么回事??”夜麟飞身落在蓝弈宸身旁,见他面色异常一动不动,身上却又并无什么严重的外伤,不禁皱眉问道。“我中了那妖兽的焚火之毒……就快不行了。”咬牙说到,蓝弈宸的嘴里忍不住涌出了一股腥甜。“宸!”“蓝叔叔!”就在这时,漠嫣嫣和小夜帝随后赶到,正巧听到他说的“就快不行了”这一句,顿时焦急地冲到了他的面前。“怎么回事?什么叫就快不行了!??”漠嫣嫣一脸紧张地问道,眼见他脸色惨白,嘴角还不断往外溢出鲜血,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从来没想过蓝弈宸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他们,不,她不接受!“蓝叔叔,蓝叔叔你别死,我以后不气你了,都听你的话……你别死……呜呜呜……”这是小夜帝从小到大次真正的哭,那伤心的模样看得人心碎。看着他们娘儿俩这么伤心,蓝弈宸突然觉得无比的欣慰。此刻,就算死他也没多少遗憾了。她有深爱她的夜麟陪着,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天才宝宝,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小傻瓜……以后……要听你母后……的话。“蓝弈宸边说边看向了小夜帝身边的漠嫣嫣,冲着她露出了一个艰难的好看的微笑。就是这一个微笑,却瞬间让漠嫣嫣忍不住哭了出来。“我说你们怎么一个比一个蠢?”一旁的夜麟终于看不下去了,强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没好气地说道。闻言,原本十分煽情的场面瞬间被冻住了一般,随后,便见满眼泪水的漠嫣嫣和小夜帝迷茫地转过了头来。夜麟也不说话,兀自走到蓝弈宸的身后盘腿坐了下来,此时此刻漠嫣嫣才醒悟过来,这么一只小小妖兽的什么“焚火之毒”对夜麟而言不是小意思吗??看她破涕为笑,小夜帝猜到自己的父王似乎有办法,忙也停下了哭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只见,夜麟一掌轻击在蓝弈宸的背上,力道看上去不大,却只有蓝弈宸能真切地感受到那股强劲的冰寒的力量正诡异地油走于他的五脏六腑,之前火烧火燎的剧痛顿时便消失大半,没一会儿,他胸中一阵翻腾——“噗!”一口黑血一涌而出,幸好他及时埋下了头,不然小夜帝可就要倒霉了。“没事了??”小夜帝凑上前歪着头看着蓝弈宸,关切地问道。“好像……好像真的没事了。”蓝弈宸抬手抚住胸口,很是诧异地回道。对于夜麟如今的实力,他已经无法想象了。“没事就好。“漠嫣嫣此刻也大大松了一口气。“伤你的是那个家伙?”夜麟收回手站了起来,转头看向了对面水潭中只露出一个头来的妖兽,冷冷地问道。“嗯,很厉害!不过它刚才动用了保命大招,现在暂时毫无反抗之力,我们得趁机赶紧解决了它。”蓝弈宸也站起身来,一边说一边试了试运功,发现身体竟然恢复得差不多了。“你们这些卑鄙的人类,想要趁人之危吗?!”一直默不作声想让大家将它遗忘的八角大王听见蓝弈宸的话,顿时气得大骂。“卑鄙?你也配说这个词?”夜麟冷冷一哼,话音未落,人已经快如闪电般冲了过去。下一刻,一道剑光划过,那章鱼怪还没来得及躲闪和惊叫,便已经掉了脑袋。就这样,先前还嚣张至极的八角大王就这么悲催地被一剑削掉了脑袋。没多久,援兵循着之前的信号和声响找到了这里,大家帮着将受伤的侍卫或背或扶地转移出了山谷,往山外的营地而去,也包括那名昏迷的女子。由于回去有了明确的目的地,大队人马成功赶在天黑之际回到了宿营地。累了一天*,大家一路上都没说话,回营地后吃了东西就都早早去休息了。“大人,您不仅救了小女子的性命,更差点搭上自己的命,小女子无论如何也要报答大人,请大人不要赶我走。”蓝弈宸的帐篷外面,一名女子哭泣着跪在地上说道。“我说了,不用报答,我也不缺什么,你快起来。”蓝弈宸对这倔强的姑娘很是无可奈何。从她醒过来开始,她就一直说要留在他身边报答他,不管他怎么劝,她就是不答应。“蓝叔叔,你也不是什么都不缺啊。”这时,一旁传来某个稚嫩的幸灾乐祸的声音,“不是还缺个夫人么?”“噗嗤~~!”跟在后面的漠嫣嫣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小家伙,还真是鬼灵精。“你个小屁孩儿再胡说试试??”蓝弈宸脸都绿了,打又不敢打,只能用眼神威胁。“我没有胡说啊。我看这位姐姐挺漂亮的嘛,再说了,姐姐一心想要以身相许,在这儿跪这么久了,蓝叔叔你不要太残忍了嘛。”小夜帝边说边跑到漠嫣嫣身边靠着,显然是说有母后在,他才不怕他的威胁呢。蓝弈宸气得直磨牙,现在他算是深切体会到夜麟的痛苦了。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狡黠的笑意。“这位姑娘,你叫青依是吧?”“是。”“我想你之所以非要报答我,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你无家可归了吧?”说罢,见青依将头埋得更低了,双手还不安地绞弄着衣角,蓝弈宸忙又接着说:“不如这样,如果你一定要报答我,那我就给你一个任务,从今天起好好伺候小殿下。”“啊???”小夜帝没料到蓝弈宸会把人安在自己身边,顿时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多谢大人!奴婢一定尽心尽力伺候小殿下,以报大人的大恩大德!”跪在地上的青依稍稍迟疑了一下后,立马答应了下来,埋着头的脸上掠过一丝谁也没有看见的得逞笑意。“喂喂喂!我还没答应呢!她是要报答你,干嘛把人弄到我这儿啊?!”小夜帝不乐意了。“我一向不习惯别人伺候我,自然没有地方安排她。我倒觉得小殿下宫里再多个一两名婢女也不一定够用,加上你说看她一直跪着很可怜,所以就想到这么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了。我觉得挺好的,不是吗?”“你!我……”小夜帝一时被他绕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一旁的漠嫣嫣则笑了笑道:“也好,就留下吧,明日随我们一同回宫。”“谢王后娘娘!”小夜帝虽然还有些不甘心,却也深知以蓝弈宸的性格确实不会收留这名女子。转头看了看还跪在地上的青依,也觉得她满可怜的,便也不再纠结这件事了。不过,他还是不忘没好气地瞪了蓝弈宸一眼。“困了,我睡觉去了。”打了个哈欠,小夜帝转身往自己的帐篷而去,漠嫣嫣跟蓝弈宸打了声招呼也回了自己的帐篷。刚掀帘而入,她便被一股大力拉着转了几圈,待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夜麟压在了榻上。“你、你干嘛??”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心跳莫名地加快。“干嘛?”夜麟微微眯了眯眼近距离逼视着她,心头的妒火一阵一阵地往上蹿。“今天你为了别的男人,紧张成那样,还哭了!”闻言,漠嫣嫣微微一愣,随后才明白过来他指的什么,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笑?!”“好酸啊~~”漠嫣嫣媚眼如丝地看着他,“不过,我爱死你这样了。”顿时,夜麟心头一颤,阴郁懊恼的心情也不受控制地豁然明朗,紧抿的薄唇也放松了许多,唯独面上依旧死撑着没多少明显变化。“虽然甜言蜜语这招我挺受用的,不过,今晚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饶了你!”话音未落,他猛地低头吻上了漠嫣嫣的脖颈,还略带惩罚地咬了她一口。“啊!”惊叫出声后,漠嫣嫣连忙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可不管她怎么推他都阻挡不了他的攻势,反倒惹得他更加亢奋起来。“别……这里……隔音……太差了……”漠嫣嫣被他撩.拨得颤栗不已,很快便臣服于他霸道的温柔里。但极力的隐忍让她很是难受,只得艰难地说出了她此刻的顾虑。“这还不简单?”夜麟抬起头俯看着她迷离诱人的双眸,邪肆*地笑道,“设个结界,你今晚想怎么叫就怎么叫。”说话间,他扬手一挥,一道透着隐隐白光的结界便在帐篷内出现,将整个帐篷内的空间罩在了里面。“讨厌!谁要叫了!”漠嫣嫣脸颊一红,抬起粉拳懊恼地砸了他一下。“好啊,那今晚谁叫出声谁是小狗。”夜麟眉眼一弯,笑得邪魅至极,妖娆至极,当然,还有诡计得逞的狡黠之意。“你……”漠嫣嫣暗道不妙,却根本来不及反悔,只能连忙咬紧了樱唇抵挡他的轮攻势。天知道这*他们有多努力,一个极力压抑自己,一个花样百出,锲而不舍。当然,某女还是丢了节操,完败在魔尊大人的淫.威之下……夜色深重,就在众人享受这个美好的夜晚的同时,那个幽深山谷之中,黑暗笼罩,已然身首分离的八角大王,竟然开始了缓慢的蠕动。缓缓的蠕动之中,那掉落在一旁的乌黑头颅,忽然被一只雪白的手拾了起来,再次安放到了它的身躯之上。一瞬间,它的双眼,蓦然放出了幽绿色的光!原本已经死掉的八角大王,竟然又活了!“多谢主人赐予我再生!”复活过来的八角大王,竟然再没了白天面对蓝弈宸等人时的张狂,无比恭敬的对着前方说道。在他正前方,黑暗中,缓缓走出了一个明黄锦袍的男人。他看了看匍匐在地的八角大王,淡淡道:“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去西北吧,和银狼他们一起,把动静闹大点。”“遵命!”八角大王恭声答应,随后渐渐消失于黑暗之中。而这个男人,却在那深水潭旁沉默良久,蓦然冷冷一笑:“花费了这般大的力气也要把那个女人送进宫里。南宫决,你期盼她顺利完成任务,否则的话.......”中年男人顺手摘下了身旁的一朵野花,一弹指,野花已经化作粉尘散入风里......而此刻,青依睡在随行婢女们合住的一个帐篷内,正毫无睡意地睁着眼睛盯着帐篷顶部。没错,这个青依正是当初救了南宫陌的灵族少女,而她之所以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怀疑,是因为南宫决给了她一瓶药丸,吃下之后可以暂时改变她的发色,这样,摆脱了灵族的身份,外加山谷里纯属巧合的遭遇,自然就不会有人怀疑她了。只不过,她没想到会这么顺利,竟然直接就成了小皇子身边的贴身侍女,这对她的计划自然是锦上添花了。如今,她只希望一切顺利,也希望一切能早点结束,这样,她便能尽快回到南宫陌的身边了。唉……她这才离开几天啊?竟然已经这么思念他到夜不能寐了。幽幽地吐出一口气,青依皱眉闭上了眼睛。第二天,大批队伍浩浩荡荡地回了皇城。虽然谁也没说什么,但很多大臣和贵族子弟们的脸上都透着疲惫和失望。明明是狩猎比赛,结果一只猎物都没打成,反倒被充当成了搜救队伍,一身骨头都快散架了,这回他们算是亲身体会到他们的小殿下是如何的顽劣了。夜麟等人回了皇宫已经是傍晚时分,吃过晚饭大家便早早歇息了。青依则被小夜帝殿里的嬷嬷带着熟悉了下环境,学习了些规矩之后才回了自己的住处。“小殿下,这么晚了还没睡么?”来到小夜帝的房间门口,见里面依旧灯火通明,她不禁轻轻敲了敲房门问道。“马上就睡了,你不要进来了,早点去休息吧。”屋子里传出小夜帝稚嫩的声音,听起来还有点急切,似乎很不愿意她进去。嗯?这小鬼在做什么?青依微微一愣,好奇地想要推门进去看看,但随即又想起自己是新人,还是不要太冒失的好。于是,她只得说了句“殿下也早点休息”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听见她走了,小夜帝这才连忙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翩翩飞舞的纸鹤上,奇怪的是,这只纸鹤竟然还能口吐人言。“爹爹离去之前就在你身上留下了‘寻踪花粉’,所以才能运用‘千鹤影术’找到你。”洁白纸鹤围绕着小夜帝飞舞,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孩声音回答着小夜帝的疑问。“啊?师父什么时候给我留的?‘千鹤影术’又是什么?”小夜帝坐在桌边,看着那翩翩飞舞的纸鹤,满眼好奇道。“笨蛋,你仔细闻闻自己身上,是不是有种淡淡的花香?”顽皮的女孩声音笑道。“嗯?真的有!”小夜帝抬起袖子仔细闻闻,低呼道。不过随后他觉得这样惊讶显得有些幼稚,连忙又沉声道:“幽儿,你以后不许叫我笨蛋,要叫殿下,知不知道?”然而,幽儿却给直接忽略掉了。“‘千鹤影术’是一种追踪联系的方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为人传递消息,而且还能让施法人通过纸鹤,去和人交谈。当然,想要通过纸鹤追踪寻人,就需要‘寻踪花粉’,这种花粉经过炼制以后,会成为牵引纸鹤的一种灵媒,只要存在于百里之内,纸鹤便能准确的找到。”听闻幽儿对“千鹤影术”的解释,小夜帝心惊不已,也完全忘了刚才幽儿对他的无礼了。“师父的本领真是层出不穷,我太佩服了!”此刻,他对半醉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改天我一定要把师父的本事都学到手,到时我就可以在这灵蛇大陆横着走啦,哈哈!”“殿下现在不也能横着走?”幽儿嘴上如此戏谑道,心里却暗骂他没出息。【2014-11-2更新结束】</p>

定西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洛阳好的专治牛皮癣医院
襄樊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