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谡谡长松那一只蝶

发布时间:2019-07-13 18:45:01 编辑:笔名

一叶知春秋。

一语知人心。

我不知道上天给了我多大的勇气,去幻想个一个人的未来,想要和一个人在远方会有一个归宿,亦不知道,我到底具备多大的潜力去承受伤痛只是强烈的由心底涌出的剧痛让我措手不及。

终究是一场梦,终究很彻底当此时的我再也找不到借口搪塞自己,我全然明白这是属于我高中时代唯美而痛苦的错过。无法再去告诉别人曾经的我们是如何美好,不敢再去打来记忆触摸曾经点滴,只是一阵嘲讽,由内而外麻痹了我的神经,只留下一抹微笑,很苦,很僵。

挤攘在人群中,我喜欢插上耳机,把声音调大,不想有人认识亦不想和谁再去寒暄,只是胆怯的蜗居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悲不喜,与人群中的你,擦肩而过,换回一个冷冷的眼神……你还是成为了我永远不想再提起的痛。

2012、13、14年的我死过一回,在你反复强调的“我们结束了”中窒息,很绝望,再也没有任何牵挂,不舍。2015年,我欲重生,带上一枚有枯叶蝶饰品的尾戒,谁能挡我的重生之路?沉默呵,沉默呵,用无言的反抗面对一场脱胎换骨的蜕变。

人生,从不打草稿,这一页的凌乱的涂鸦无法更替,只是紧紧贴在了与曾经相关的地方,时间不快不慢地敲打着今天的钟,而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因往事而感伤的泪,再也没有你来过的痕迹,再也没有与你相关的只字片语。

枯叶蝶,你早已褪去保护色,小心翼翼的逗留在谡谡长松的针叶上,为了那一抹绿,你早已饱受沧桑,不愿离去是因为习惯受伤,可到终即使你粉身碎骨,它的枝头也不会因为你曾经来看而放弃来往的鸟,罢了吧,如同撕地粉碎的写满曾经的纸屑,无法再去粘成原来的模样。

小小枯叶蝶,那人,那事,那枝头只属于那年,那月,那地方,转言即逝的誓言只是失言,飘在曾经的风里。

谡谡长松,而终究不属于那蝶

枯叶蝶

男生睾丸炎的症状有那些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的癫痫医院

上一篇:暂别佳人

下一篇:教师自我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