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天涯小说胜利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54:11 编辑:笔名

胜利姓任,小我一岁,他家与我们家正对门。  胜利爹叫任星,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这个星字,因为我从没见过他自己或者别人写过他的名字,准确说就没见他写过字。我很难将胜利爹与这个星星的星字联系在一起,因为在我的记忆里,他低矮的脖子上始终挂着一条看不出颜色的花毛巾,即使在冬天,仿佛也是一副汗流满面的样子,根本和深邃夜空的那些小精灵们扯不上关系。他不识字,胜利爷奶更不认字,所以很难想象他们会给儿子起下这么一个有学问而且富有深意的名字。我更相信他名字中的那个字是腥味的腥,因为他是方圆左近的厨子,身上经常飘着一股猪油的味道。尽管他当过生产队长,为图方便还理直气壮地将生产队的一块耕地时被石头打坏的犁面,高高地悬挂在他家门口的那颗粗槐树上当敲钟。该开工下地的时候,他就踮着脚站在槐树下面的那条青石板上,青筋暴跳地仰着头,手抓一块石头,用力敲打那口钟。那敲钟虽然锈迹斑斑,但能发出清脆的声响。连绵的钟声穿过密密的房屋、树木以及早晨温暖的阳光,立刻就会把村人们召集在一起,热热闹闹地下地干活。  大人们走后,村子里一片寂静。胜利这时候光着屁股,就会莫名其妙地跟我们这些同样光着屁股的小伙伴们说,俺爹俺娘是一见钟情,要不俺娘就不会从繁华的上店镇嫁到咱这样穷的小村里来。我们那时小,对一见钟情这个词,不十分明白。胜利这样说的时候,二周就急不可耐地问他,恁爹巴结恁娘,给她一个人偷偷打鸡蛋茶,碗里还放了很多白砂糖吧。胜利不屑地瞪二周一眼,生气地说,恁爹才给恁娘打鸡蛋茶呢。惹得我们一群孩子哄场大笑。  胜利对我们说这些话的时候,尽管我们都能感觉到他在对我们炫耀什么,尽管我们幼小的内心存有莫大的疑问——胜利他爹虽然在镇上的申家做过厨子,但长得不好看,个子也不高,不知道胜利娘看上他哪一点。但除了比我们大两岁的二周,我们其他孩子没有一个人敢表示怀疑和反对,相反在内心都会产生更加深刻的敬意,以及越来越浓重的羡慕。因为他爹不仅是我们每家每户在关键时刻都离不开的厨师,还当着队长,管着我们村一百多口子人的吃饭问题。而且胜利外公申汝瑛的的确确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听说他手下那时候曾有上千兵马,被国民党收编成一个团,镇守上店。他跺跺脚,整个镇子就会抖三抖。他曾带兵和日本鬼子打过几次恶仗,让日军吃尽苦头。解放上店时,解放军打了三天三夜,都没能将上店镇打下来。后来被手下出卖,外公将脸伸进滚烫的油锅,才逃出城。虽然后来被解放军抓住枪毙了,但他是个富有争议的人物,很多人为他抱屈。所以他的威名,在我们那一带,像秋天地里的雾,撵都撵不散。我们由此还会联想到我们爹娘的普通和势单力薄,内心触景生情,滋生出一些悲凉的感觉。  胜利弟兄四个,姊妹六人,胜利排行老么。胜利大哥叫天记,二哥叫本现,下面依次是大姐夏娃,三哥倔娃,二姐敏娃。虽然我们东赵庄村只有他们一家姓任,但因为胜利爹娘的特殊身份,以及他们家男丁旺盛的状况,他们家在村子里始终处于地位。这种无形和有形的势力,曾让胜利的大哥和二哥引以为傲,在村子里表现出飞扬跋扈的感觉。任星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那时候晚上在我们家院子里经常听到他因为儿子们的过分行为高声吆喝的声音,甚至在冬天的一个晚上,还听到过他数落胜利二哥本现遭遇反抗的一记耳光。那个耳光打得很重,响声飘在冬天漆黑的深夜,令人心惊肉跳。也许任星正是因为两个儿子恃强凌弱,仗势欺人,感觉这样下去会酿出祸端而两个儿子又不听劝告,他不再顾及生产队大伙们的衷心拥戴而急流勇退,毅然辞去了当时很多人梦寐以求而不可企及的队长职务,专门干起了给十里八村遇到红白喜事需要垒砌大灶用大锅烧水做饭的家庭服务。  胜利和他的其他姊妹,则是另外一种表现。慢慢长大以后,他们始终与人为善,敦厚而实在,与他的几个哥哥判若两人。老家有句话,从小看大。意思是一个人的品性,从小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道理我深信不疑。我本家堂哥四庆的外甥铁柱,小时候来到我们村玩。有人从山坡上逮住两只小麻雀,回村后看到铁柱和另外一个孩子,就一人一只交给他们玩耍。铁柱将自己的麻雀玩死了,他要另一个孩子的麻雀。那孩子不给,他就说只玩一下,就还给他。没想到铁柱拿到那只麻雀,就直接给掐死了。嘴里还狠狠地说,我的死了,你的也休想活。铁柱长大后在县城开了个玻璃店,他骗了县城很多熟人三十多万的钱款,跑得没影没踪,到他娘死都没回来。  而胜利从小就很善良,从不将爹娘的特殊身世和地位,当做自己欺负别人的资本。他和别人总是公平相处,遇到事情谁有理谁说了算。村里子没有人听到过他和其他人吵过架红过脖子。他从小声音就有点沙哑。那种哑我一直找不到比较相近的感觉去比喻和形容,直到后来我在电视上听到蒙古族的演员故意压低声音发出的那种类似乐器的声音,才找到类比——不是低沉,而是那种感觉喉咙很憋似乎说不出话但又能让人听清楚的细音。当胜利的意见和其他人有分歧的时候,比如大家在判断离哪里哪里究竟有多少里路,现在下着推测啥时候会停雨等等等等这样的问题,他总是用那样哑哑的声音,急不可捺又神色平静地根据自己的判断据理力争,而不是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压打别人。他想对人瞪眼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假装恼怒的笑容。   胜利家的院落,给我的感觉,就像他的声音那样压抑而奇特。他们家和李龙海家共用一个坐北朝南的院子。胜利家在东边,龙海家在西边,但不知道为何两家共用一个大门,而且胜利大哥和二哥结婚后,又在李家的房子前边竖着盖起了四间草房,每个兄弟两间,分家居住。这种宅基地之间的纠缠,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样错综复杂,撕扯不清。胜利二哥结婚后没几年,嫂子就死了,留下一个六指儿子,天天在院子里唱着那句不要问我从哪里来的歌词,让人心生无边的酸楚。  胜利的善良,让我一直感动到今天。  那时候每家每户都缺吃少穿,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尤其在五黄六月青黄不接的季节,我们饥肠辘辘,饿得有气无力,连路都无法正常行走。胜利就会分给我一些吃的。比如,他从家啃着一个馍出来,和我在一起一定会掰一半给我,有其他人在就会掰成三份。我们家我是的男孩,尽管姐姐们都放弃上学去生产队挣工分,但在男尊女卑的农村,传统观念延伸到了每个角落,直接体现在我几个姐姐累死累活一天下来才挣七个公分,而男孩子年满十八就能每天挣到十分。一年下来,男丁多的家庭自然分到的粮食就多,而我们只能忍饥挨饿。比如,胜利家就比我们家的生活强得多。所以,在我的记忆中,有那么两三次,胜利还悲天悯人地趁天黑家人不备,给我和其他孩子偷出来过两瓢面或者几茶缸玉米。当然,遇到都没有吃的季节,他也很吝啬,舍不得将家里的粮食或者食物拿出来施舍我们。  我们家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那棵树,是父亲早年为了点缀院子种下景观植物。每到开花的季节,院子里一片火红,生机盎然。但那时候谁会有心情欣赏这个。倒是到了八月十五前后,石榴树结满了果实,一个个红彤彤的石榴沉甸甸地将石榴树枝压得弯腰驼背,在微风中轻轻荡漾着,令人心旌摇动。这时候,我就带胜利来我们家玩。胜利看到满树的石榴,馋得嘴里直流水。但我这时候一般不能说话。得等着胜利自己开口。胜利知道石榴金贵,会主动提出交换——拿他们家两个红薯面白面搀在一起蒸成的花卷糕馍换一个石榴。我那时候总感觉胜利不缺吃的,比我幸福百倍,更认为他的确是因为解馋才拿馍与我交换。但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家家不缺粮食之后,胜利对我说,那时候他是看我饿的受不了,才拿馍换石榴。胜利笑着说,你当我傻啊,石榴不能挡饥。我曾想,要将这棵石榴树保护下来,它不仅是我缅怀父亲内心的诗情画意,更是我和胜利友谊的有力见证。但遗憾的是,那颗树在我去当兵后,被五姐前夫嫌碍事砍掉了。  任星不干队长的第二年,生产队为了储存红薯建造地窖,发生了坍塌事故。胜利大姐夏娃的对象赵路被砸死在地窖下面,而他三哥任倔却幸免于难。村里很多人传言,事故发生的头天晚上,有人见到夏娃深夜从赵路家跑出来,屁股上有血。村子里的风俗,愚昧而荒诞。有人认为,夏娃头天晚上和赵路有伤风化,天理不容,才会遭上天惩罚,发生血光之灾。夏娃爹娘为了给村民一个交代,不分青红皂白,当众打了夏娃,并将夏娃锁在屋子里,不许出来。时至今日,已经无从考证当年胜利父母这样做是对胜利大姐气急败坏的严厉惩罚,还是面对如此重大事故对自己女儿有效的保护。但夏娃没能承受住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和委屈,悬梁自尽了。  那时候,我在任庄村上初一,胜利辍学在家,我们都长成了大小伙。那是我看到的胜利一生当众厉害的一次。他提着一把斧头,跑到散播事故责任在夏娃的那个人家里兴师问罪。没有人能够拦得住胜利。那人一看胜利的架势,直接就瘫倒在地上,跪在地上给胜利磕头作揖赔罪。胜利看到他几岁的孩子,心突然软下来,踢了他两脚,突然转身,抡起斧头将他家院里的一棵树砍断。怒骂道,你他妈的以后别再害人了,要不是看在你孩子的面上,今天你就是这棵树的下场。胜利后来哭着对我说,他大姐夏娃疼他。  我高中刚毕业之后,当兵的愿望很强烈。我问胜利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出,胜利回答不去的声音斩钉截铁。胜利说他没文化,去了也是干几年拍拍屁股就滚回来,还不如老老实实呆在家种地。  胜利在我当兵走前结了婚。妻子是本村王栓娃的女儿二琴。印象中,胜利一直想要个儿子,而二琴却给他接连生下两个女儿。据母亲后来告诉我,胜利因此闷闷不乐,并且在一次拌嘴中打了二琴。二琴就跑回了娘家。二琴希望胜利去娘家接她。但胜利一直不愿去,任凭爹娘怎么劝他也无济于事。我后来探家,试图劝他去把老婆接回来,毕竟女儿都十几岁了。胜利说,你不懂,女人不应该惯着,还没动她一下就跑回娘家,她自己愿意回来就回来,不回来我带着两个女儿过。就这样僵持了七八年。  任星是在二琴去娘家住的第三年死的。胜利说他爹早年发现胸口长了一个肉瘤,他爹没在意,后来一年比一年长得快,长到拳头那么大,有坠疼的感觉。很多人劝他去医院看。说不行就割掉。任星说,医院多坑人啊,生死由命,到死我都不去医院。有次下过雨,他去地里放牛,牛吃庄稼,他去强拉,牛将他胸口上的那个肉瘤抵烂。没几天就死了。  任星死后,胜利弟兄几个的情感日渐淡化,相互很少往来。  胜利大哥和二哥还为了天记老丈人的事情反目成仇,两人打得头破血流,经官动府打官司。那时候我军校还没毕业。敏娃托人到我们家说媒,想嫁给我。父亲给我写信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回信给我父亲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时候胜利二哥当了生产队长,有段时间对我父母在诸如派官活之类的问题上格外照顾,网开一面。父亲刚开始认为是生产队对军属的照顾。父亲明白过来之后,给我写信说咱不能欠人家的情。让我给敏娃单独写封信。我想不出合适的措辞,如何给她写那封信。我当兵在外,希望街坊邻居和生产队能够照顾我父母,尤其是胜利家。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所以我担心直接回绝会引起负面的感觉,让胜利一家人觉得我很绝情,把对我的不满转嫁在父母身上。我后来想出一个婉转的办法。我给胜利写了一封信,征求他的意见。我问胜利如何看待他二姐敏娃想嫁给我的这件事。  胜利当时没给我回信。也许他根本不会写信,也许他觉得丢人不愿意给我回。直到春节我回家探亲,在家门口,我问他这件事情。他说,我跟我二姐说过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胜利说,你好不容易混到外面,咋能让你再拖累个尾巴呢。  但敏娃不这样想。敏娃对这件事情仍然抱有幻想。 敏娃觉得她的优势,就是结婚后她可以在老家帮我照顾年迈的父母。敏娃对村里人说,只要我一天不结婚,她就不会嫁人。  我记不清楚没过多长时间,父亲和时任生产队长的胜利二哥因为什么原因在村口的井边大吵了一架,而且父亲气得想动手打本现。父亲哪是本现的对手啊。父亲后来跟我说,任本现本事可真大,竟然能颠倒黑白,把死马说成活马。给我复述的时候,父亲还浑身颤抖,气愤难平。父亲是不会说谎的,我相信是任本现诬陷了父亲,才把父亲气成这个样子。  敏娃得知这件事情,惊慌失措,无所适从。她在村子里对很多人说,这下我就不会答应她嫁给我的想法了。她到也始终没能明白,他没有嫁给我是因为她和我之间的距离,而不是家庭之间的纠纷。她也许根本不会知道,在荏苒时光的缝隙之间,在沧桑无边的岁月深处,胜利曾经对我桩桩件件的好。那样的好,早已在我心里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足以抑制我内心对于他们几个哥哥的抱怨和仇视。 共 647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感不足与性冷淡的关系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